“……”云澈定在那里,再一次久久失魂……然后,他闭上眼睛,双手握紧,全身轻微发颤。

“云澈,”宙天神帝问道:“当年的邪婴之难,大量星神、月神、梵王,以及我宙天的守护者陨落,星神界在劫难之下寸草无声,你究竟是如何逃出?”

“咦?”她停在那里,看了沐玄音一小会儿,又看了云澈一小会儿,目光变得很是怪异。

宙天神帝双手微紧,激动难抑:“云澈,你无愧是我东神域的奇迹。我东神域,竟也出了一个身具光明玄力的人!”

没有从云澈身上看到他想看到的畏惧、羡慕、唯唯诺诺之态,反而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武归克心中顿时不爽之极,但这里是宙天神界,他纵成神主,却绝无胆子乱来。

一只百丈巨影在这时从兽潮后方冲天而起,直扑最前方,亦是杀灭玄兽最多的沐妃雪……随着它的扑出,雪域寒风的风向都随之骤变。

邪婴……

左手净化,右手天毒……这抹幽绿光华,赫然是天毒珠的天毒之芒。

洛孤邪虽惊不乱,身化残影,手臂转瞬轰出数千道青光,将冰风暴碎成漫天残光……而在这时,沐玄音终于动了,冰芒绽放间,如有一道银河铺向洛孤邪。

她眸光转回,低语道:“以我现在的认知,这个世上,根本没有能毒杀千叶梵天的毒。我更想不出你如何能悄无声息的把毒种在他的体内……还不被察觉。”

“曾经的星神界何等崇高的存在,却在一夕之间堕毁至此,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谁?你早就已经对不起星神界的列祖列宗,将来你死后,他们哪怕要闯入地狱,也会争相把你撕成碎末,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你身上继承的,不仅仅是邪神的力量,还有着邪神的意志。”

“六个时辰前。”

而远方那些残存的玄兽,也定已被吓破胆,再不敢临近半步。

他们再不敢有半点犹豫,亦无从去顾及幻烟城的安危,全速遁离……唯有云澈,带着沐妃雪直冲那只苍白巨兽。

云澈眉头大皱,问道:“如此说来,莫非……前辈已经知晓绯红裂痕背后的危机……或者说秘密?”

沐妃雪刚刚正面抵御了冰河巨兽的力量,正处在后力无继的状态,忽然扑来的第二只冰河巨兽,她已是再难抵挡,横起的剑上,勉强耀起一抹深邃的蓝光。

云澈就算是个傻子,也能一眼看出火破云出现在这个他绝不该出现的地方,只是为了沐妃雪!

这是最基本的现实,最基本的法则。

“???”云澈皱眉,冰凰少女这几句话说的格外玄乎,而事关沐玄音,他格外急切的想要知道,追问道:“什么意思?难道是师尊她有什么重要的事刻意瞒着我?”

刚正、嫉恶,对魔族绝不相容的诛天神帝末厄,绝对无法容许一个神……还是创世神竟恋上一个魔帝,还有了后代!在他眼里,这必定是神族最大的耻辱,这个耻辱,唯有让劫天魔帝永远消失,才能真正洗刷。

“……”云澈微微皱眉,将洛孤邪这句话牢牢记了下来。

“那就是,抹去她身上‘魔’的部分。所留下的‘非魔’的部分,可留在神族。”

“那你可要想好后果!”这只吟雪兽中帝王既踏出领地,显然已是盛怒难抑,想凭借言语平息它的怒意是根本不可能的。云澈的脸色陡然冷下,语气也变得阴沉:“以你的层面,应该知道吟雪界的大界王是何等人物!你若出手,她必不会无动于衷,到时……不光是你的子民,连你,也要永远葬身于此!”

在神界,唯有火破云。

“哼,既已暴露,再藏着掖着已毫无意义。”沐玄音道:“而且,待他知晓了邪婴一事后,你觉得将他潜藏还有意义吗?”

也就意味着,东神域定然也在承受着类似的影响。

云澈想了想,道:“我想趁着玄气入体的时候,给他悄悄下点毒。”

“……!!?”宙天神界的话让云澈心中大震,急声道:“你说什么?”

“云澈,”宙天神帝问道:“当年的邪婴之难,大量星神、月神、梵王,以及我宙天的守护者陨落,星神界在劫难之下寸草无声,你究竟是如何逃出?”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泷泽萝拉种子abs130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