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啊。”这声音也越发的低沉暧昧,尾音带着一丝钩子一般,魅惑得紧。

  “是,这是我的三徒弟,名叫炽墨。”菱一颇有些自豪的介绍,然后对炽墨道:“白白,这是师父之前游历时结识的友人,别的不说,只是一手酿酒的绝技,世间少有。”

  “师父,你为何睡在我这里?”霄沂倒是真有些无奈,虽然自己现在是个孩子,但是也并不是不用顾忌男女大防的年纪了,自古有男女七岁不同席,仙道之中男女关系虽开放一些,没那么多讲究,可也不至于如此不羁。

  百鬼来势汹汹,黑云瞬间将菱一给卷了起来,菱一之前阵法还未布完,正愁找不到他们的老窝,没想到他们还急不可耐的送上门来了。

  霄沂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又重了不少,暗自捏了捏拳头,他得赶快成长,还需要变得更强……

  菱一虽然叮嘱了好几次,要让两个徒弟少吃一些粽子,但是两人都充耳不闻,也不知道吃了多少,到了晚上的时候果然积食了。

  于是也不收剑,后背空门大开,赌上了这半条命,也势要将这幻境斩开。

  如今可好了……落在罗刹女手里,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哦,我想知道的又不是这个。”炽墨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气得舜华差点炸毛跳了起来,他接着道:“我只是问,你们为何命魂一体。”

  菱一摇了摇头,总觉得自己之前太没有把这个黑化值当一回事了。

  可昨天一切他记得清清楚楚,是他借机发泄心中苦闷,没想到菱一会那般安慰他,甚至守了他一夜。

  倒是真的没想到,他整天嚷嚷着自己是尊贵的白虎一族,竟连字都不认得。

  这天两人又在院子里对练,炽墨比舜华身材高不少,舜华虽小但是灵动无比,炽墨的剑法沉稳有力,可一力降十巧,两人是互不相让,虽用的剑都未开锋,但是两人天资实在聪慧,小小年纪已经初步领悟了几分剑气……锋锐不可挡。

  “怎么?见着是厉害的功法,就得是你们昆仑山的不成?”霄沂十分不屑,仰着头看了楚云一眼,讥笑道:“难不成,我凌云谷真传功法还比不得你们昆仑山。”

  他的笑微微一敛,眼睛黑沉下来,整个人变得阴暗无比,明明没有任何表情,但是那漂亮清秀的脸蛋却仿佛十分狰狞。

第43章 第43个坑

第20章

  “师父,咱们在这干嘛啊?我怎么总觉得这好冷啊?”舜华缩着小身子卷在篝火边上,四周看了一眼,“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所以手劲用的也不大,舜华一开始还咬牙忍着,眼看小手都打肿了,却提不起任何灵力来护持一下……

  那便是之前菱一他们遇到大师父和楚云的那个镇子。

  这些小魔也就是条件反射的被炽墨特殊的体质引来,但是具体他们是来抢什么,他们自己恐怕都不知道的。

  “这样啊……”炽墨的笑容淡了些,看着眼前一堆垃圾一样的烟火筒,“这些也都是烟花吗?”

  只是喝了焚心,这寒气似乎也压制不住,霄沂的眉头越皱越紧,舜华站在一边不知道在发什么呆,炽墨巴眨着一双无辜的漂亮眼睛,看着菱一,好奇的问道:“师父姐姐,很难受吗?”

  “不会说话就闭嘴,没文化就多念点书。”霄沂冷着脸,“以前就觉得你蠢,没想到原来从小就是如此。”

  “姑娘,这里一定也有鬼。”火光一熄灭,男子更是压得紧,更是俯下头来,小声的在菱一耳边缓缓的道:“姑娘,我好害怕啊。”

  “今日霄沂就要闭关了啊。”看看天色,菱一感慨了一声,霄沂也刚好从屋子里出来,对着她行礼道:“师父早。”

  “你笑起来……太丑了。”席子语朝着菱一微微一笑,脸色苍白,但是一脸揶揄的笑容,那双眼睛总是妩媚多情,一看就不正经。

  做了那场可怕的梦的人,只有他一个人。

  菱一便拉着炽墨受伤的手给他重新包扎了起来。

  炽墨笑而不语,扶着老人家顺着她指的地方走去。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女囚锁连环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