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一次他们的行动态度也是这个样子的,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温文海在看到这分行动计划的时候,会有一种十分眼熟的感觉,而看后他也觉得,这份行动计划十分的不错了,没有任何的问题。

众人齐齐的点了点头,温文海随后笑着道:“好,那就回去吧,在等三天,三天之后,我相信我们就有与阿修罗一族一战的本钱了。”说完温文海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常军他们也全都跟着大笑了起来。

以前他们在没有加入血杀宗的时候,他们可能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机缘而去拼命,他们可能为了一件宝物,而拼的你死我活,但是在加入了血杀宗之后,他们就会发现,之前的做法是多么的蠢,在血杀宗里,只要你按部就班的修练,只要你不死,你就一定会长生,那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还愿意去争斗?这就像是一个有钱人,比一个穷人更加的怕死一样,因为他们能得到的东西更多,所以他们就更加的珍惜自己的生命。

这些人自然就是那些傀儡弟子,血杀宗的傀儡弟子现在也找到了他们的进攻方式,他们把一个变字,发挥到了淋漓尽致,他们可以变化成任何的形状,甚至他们也几乎不可能被杀死,面对这样的一个敌人,不管是什么人,都会有压力的。

开了一个小会,在确定了这份做战计划之后,赵海就让温文海他们去准备了,而且他只给了温文海他们一天的准备时间,一天之后他们就要进攻夜叉一族的防线了,现在他们离夜叉一族的防线,可是只有一中的黑色蘑菇,他可是听那些战败逃回来的夜叉说了,他们之所以失败,就是拜这种蘑菇所赐,这种蘑菇的攻击力十分的强悍,只有沾到人身上,人几乎马上就会死,而且没有救,太可怕了。

那些阿修罗一看到血杀宗的人,在大占上风的情况下,竟然没有在攻上来,也都有些吃惊,不过他们也都松了口气,今天血杀宗的这一波攻击,真的是有些吓人,接连的攻击,一点儿准备的时间都没有给他们,生生的把他们打退了百里,说实话,这样的进攻,是他们以前都没有遇到过的,他们都有些吃不消。

而在血杀战堡里进行内部通知,阿修罗一族就不会知道,到时候在血杀战堡里的弟子,还是要到外面,去与阿修罗一族战斗的,到时候他们自然就会用这种方法来对付阿修罗一族了,相信到那个时候,他们突然用这种方法,一定会给阿修罗一族,一个难忘的教训的。

众人一听胡微这么说,不但没有怪他的意思,反到是全都用力的拍起了手,因为他们太清楚了,胡微他们这些研究,对于血杀宗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正是因为知道,所以他们才会如此的高手,在他们看来,有了这引起东西,他们就可以对阿修罗一族动手了。

常军也皱着眉头,想了想,才沉声道:“虽然不知道敌人为什么跑了,全是我觉得,现在不适合我们的弟子进入到阿修罗的地盘了,我看不如这样,让幻兽虫,带着战植种子进入到阿修罗的地盘里,然后把种子种下去,激活,先把那里变成战植堡垒。”

赵海这一次一直把下面的植物,改造到血杀宗弟子追杀出去的地方,就停了下来,他并没有多战地盘,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告诉阿修罗界里的这些人,他们败了就是付出代价的,而他也不会太过份,该他得到的那一份,他会一点不少的拿,而剩下的那些,他会以后慢慢的拿,这就是他想要告诉那些人的。

法则之轮一启动,马上一道白光就从法则之轮里冲天而起,最后变成了一个直径越过千米的巨大光罩,把他们给罩在了里面。一看到这种情况,众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他们十分的清楚,这么大的动静,这么强的白光,其它的阿修罗肯定会看到,到时候那些阿修罗一定会来进攻他们,他们马上就要面临大战了。

所有人全都摇了摇头,温文海显然是已经有了腹案了,而且准备的也十分的充分,那他们还能有什么意见。一看他们的样子,温文海不由得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阵老,做战计划就要麻烦你们了,明天之前,我希望看到做战计划,散会吧。”众人都应了一声,随后转身离开了。

在苍明站起来的时候,温文海差不多就明白了苍明的意思,在地下,是苍明他们说的算,就算是苍明他们在地下,依然不能使用法阵,但是他们的天赋能力,却是可以在地下活动自如,如果真的有对方的高手要攻击他们,有苍明他们在地下接应,他们也完全可以直接进入到地下,躲过对方的攻击,那怕只是挡一下对方的攻击,那也是好的。

一想到这里,赵海不由得转头看着阿修罗界的深处,两眼寒光闪闪,阿修罗界这里的这些家伙,花样还真的是不少,他要不是为了锻炼血杀宗的弟子,他早就把这里的这些家伙全都给灭掉了,也许正是因为他太长时间没有出手了,所以阿修罗界这里的这些家伙,以为他好欺负了?看来得找一个时间,秀一秀肌肉了。

血杀宗的战植现在分为几种,一种是像面包树,通天藤这种,他们是属于强力战植,是负责攻击敌人的,他们的攻击力强,防御力也十分的强悍,是血杀宗所用的主力战植,也是血杀宗用的最多的战植。

而一听赵海说话的内容,他们马上就明白了,原来一切都在赵海的控制之内,也就是说,对方这个高手的出手,也在赵海的预料之中,那他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一想到这里,血杀宗的弟子不由得更加的兴奋了起来,他们也全都是一声欢呼,开始向前冲锋了。

而那些植物,在黑气消失之后,一个人却变得更加的绿意盎然了,甚至一些植物的叶子上,已经出现了一丝的金边,而随着那金边的形成,那些植物好像也变得更加的高雅了一些,人一走近那些植物,就会感觉到一种十分安心,十分宁静的感觉,让人会不自觉的,就把自己心里的烦恼,全都给忘掉一样。

众人都点了点头,温文海沉声道:“如果大家都有这个意见的话,那就这么定了,对于阿修罗一族的进攻,我们就先不要管了,训练弟子,等着胡长老和灵植堂那里的消息才是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众人都应了一声。

温文海看着依然平静的池水,脸色不由得变得十分的难看,最后他长出了口气,接着他拿出了通信法阵,随后对着通信法阵道:“头儿,这池子有古怪,我们拿他没有办法了,你还是来看看吧。”说完他收起了通信法阵,但是他的话,却是让其它人都是一阵的脸红。

血杀宗现在要做的还是等待,他们不着急,他们就是在等胡长风那里一切都准备好,然后他们才能与阿修罗一族开战,对于这件事情,血杀宗的人虽然着急,但是他们还有一耐心的,他们可以等。

闻于名笑着道:“现在宗主可没有时间听我们说这些,我还是跟老温他们说说吧,现在最愁这件事情的,应该是好温他们,不过我想这个消息,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有了这种技术,我们血杀宗的一些法阵,在阿修罗界那里,就可以使用了,对了,胡微她们那里准备的怎么样了?”

这一变化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就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第二只黑色的巨手,又向血杀宗的弟子拍了过来,现在血杀宗的弟子都在外面建立基地,人都比较集中,要是零点的那只巨手给拍中的话,那后果就真的不堪设想了,这一下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而一个人如果魂力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他们的身体却十分的弱,那你只需要让他多锻炼就可以了,现在这虎牙的情况就是如此,他的魂力没有问题,有问题的只是这虎牙载体,没有东西给虎牙提供能量,所以虎牙里的虎魂,才会看起来十分的弱。

当然,他的话更加的引人注意,因为他等于是直接就承认了这种方法可行,这可真的是太好了,这代表着血杀宗又有了一种进攻的手段,这对于他们来说,可绝对是好事儿,所有众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温文海和常军他们这些血杀宗的核心长老,一个个全都脸色难看的站在树林的边缘,这里有很多的树已经倒了,地上还有一些血迹,在之前的爆炸之中,血杀宗的弟子也出现了一些伤亡,而进入到那片树林里的那些异形夜叉,还有那些战植,甚至是那些幻兽虫,无一幸免,全都已经死掉了,他们没有办法不死掉,因为在温文海他们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很大的大坑,这个大坑的直径达到了一百里左右,深度也达到了十里左右,最重要的是,这大坑四周所有的树木,全都消失不见了,只有靠近血杀宗基地这里的植物,还有一些存留下来,不过也已经是东倒西歪,眼看是活不成了。

温文海看着众人,开口道:“这一次的行动,所有弟子都很努力,而且看得出来,他们都很兴奋,说实话,我真的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打疯了,一路的前进,势如破竹,这样的战斗,在我们血杀宗的战斗之中都是很少见的,我真的是非常的高兴。”

等到赵海停下来的时候,血杀宗的基地已经完全的变了一个样子,这里就好像神仙之地一样,一片绿色的树林里,树木的叶子都带着金边,树林里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香气,各色的小花点缀其中,在加上绿油油的小草,一切都是那么的迷人,在这片树林里,还有一条小溪流过,这条小溪在刚流入到这片树林里的时候,水的颜色还有些发黑,但是进入到这片树林之后,水的颜色就慢慢的变得清澈了起来,这一片区域就像是一幅画卷一样,十分的漂亮。

对付这些阿修罗一族,当然不用胡长风他们,血杀宗的普通弟子就可以应付了,血杀宗新弄出来的能量兽加持,也显示出了他的威力,这能量兽加持,与普通的加持有些不太一样,他是显形的,看起来有点儿像功法加持,但又不是功法加持。

那些阿修罗一看到血杀宗的人,在大占上风的情况下,竟然没有在攻上来,也都有些吃惊,不过他们也都松了口气,今天血杀宗的这一波攻击,真的是有些吓人,接连的攻击,一点儿准备的时间都没有给他们,生生的把他们打退了百里,说实话,这样的进攻,是他们以前都没有遇到过的,他们都有些吃不消。

在巨兽的身后,才是血杀宗的弟子,血杀宗的弟子也是几个人组成一只小队,他们前进的速度也并不慢,一路的前行,只要是有阿修罗一族,马上就会有人冲上去撕杀,而且还是几个人围攻一个阿修罗,这样的战斗,就好像是秋风扫落叶一样,让阿修罗一族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出什么反应。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色即是空甜性涩爱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