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断沧这些话说的容易,但傻子都不会相信焚天门能做到。抛开之前的恩怨,就凭今天把焚绝城虐成这惨样,焚天门绝对会与云澈不死不休。

她眉头一动,压下怒气,走了过去,道:“云儿,你怎么了?怎么看上去精神这么差?”

十大宗门的人很快返回了天剑山庄,然后向御剑台行去。苍风玄府的四人组合无疑是极为扎眼的。秦无伤在前,云澈、夏倾月和苍月跟在后面。云澈和苍月不断的相互耳语,而夏元霸则是一路摩拳擦掌,两眼放光,显然是对传说中的“妖人”充满了期待。

苏横山一愣,看云澈的样子,显然是把今天的“定亲”完完全全,真真正正的放在了心上。他笑了起来:“你看我,只顾着定亲,却忘了改口澈儿,我刚才的话,你觉得如何。”

夏倾月却是摇了摇头,轻声道:“师父,这并不是弟子的机缘。那株菩提帝心莲,并非是弟子所寻到,而是”她用眸光示意了一下云澈,继续道:“而是云公子所现。弟子当时在秘境中遭遇巨兽,奄奄一息,云公子为了救弟子,将菩提帝心莲给弟子服下如果不是云公子相救,弟子不但不可能有如今的突破,就连性命也会留在天池秘境之中。”

同一时间,天剑山庄。

妖人摇了摇头,一声叹息。就算还有一口气又能怎样?到现在这种状态,根本已不可能还有活的希望。王玄龙血入体,强横的能力会摧毁他的内脏、骨骼、血液、躯体而这之前,最先毁掉的,会是玄脉!

“你总算醒了。”

云沧海身为云家之主,他和儿子云轻鸿都是觉醒强大的青色玄罡而云澈的天赋云沧海看在眼中,又继承着他们的玄脉,他原本坚信他的玄罡也至少为青色,甚至有可能是蓝色,再不济也该是绿色,却绝然没有想到,他觉醒的,竟然是最垃圾,被云氏家族视为耻辱的赤色玄罡!

云澈微微一想,用尽可能不伤及对方自尊的缓和语气道:“我的师父,的确可能比前辈稍微厉害那么一点点”

云澈的识人能力极强,坦白说,他从这个妖人身上,并没有找到什么凶恶残暴的成分,这段时间以来,他从妖人身上感觉到最多的,是悲凉、愤恨还有渴望,但这些不会成为他不杀妖人的理由,因为是这个妖人将他带到这里,也只有杀了他,才能离开这里。他冷笑道:“如果你真的没杀过一个无辜,真的不想徒增罪孽,那就自我了断,让我这个无辜之人走出去!否则,就不要说这么冠冕堂皇的废话。”

楚月婵无声落下,一言不的跟在了宫煜仙身后。

夏元霸的痛苦持续了很久很久,哭的像个绝望的孩子,不断淋落的眼泪很快将地面打湿了一大片。夏倾月没有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的眼泪痛哭也好,至少可以把心里的伤痛释放出来那么一些

说起玄罡,云沧海的脸上呈现着满满的骄傲。因为这是传说中真神赐予他们的能力,也是他们傲然幻妖界的最大资本。他缓缓的道:“你所看到的玄罡,是青色,但我族不同的族人,玄罡的颜色也因天赋的强弱而并不相同。玄罡的颜色从弱到强分别为赤色、橙色、黄色、绿色、青色、蓝色、紫色、金色。玄罡的强弱在觉醒那一刻便注定,这是一种终生无法改变的天赋。我族之中,九成以上的族人为赤色到黄色的玄罡,觉醒绿色玄罡者,便是难得的天才,绿色的玄罡,可挥出自身四成的战力!而觉醒青色玄罡者”

“先恭喜二少庄主神突破至灵玄境十级,赶了当年的少庄主。”天剑弟子摆着笑脸道,凌杰昨日突破之时,震动了整个天剑山庄,因为凌云十七岁时,也才是灵玄境九级,凌云这次的突破,证明着他的天资完全越了凌云。他从怀中拿出一张火纹镶边的请柬:“这是焚天门来的请柬,焚天门少门主四日后,将前往苍风皇城迎娶苍月公主,七日后于焚天门炎阳殿完婚,七日后庄主正巧有事在身,便请二少庄主代他前去,说是二少庄主已经近两年未出天剑山庄,正好趁着突破,出去走走。”

云澈的死,让绝大多数人惋惜,但也只是惋惜而已。但他的死所带起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却是他们决然不会想到的。

说完最后一个字,焚断沧竟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抱起焚绝城,当先腾空而起,远遁而去,焚莫然也随后而去,没有和任何人有语言和眼神上的交流他一生的荣耀和尊严,在这一天算是丢的一干二净。

萧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轻声安慰道:“汐儿,澈儿他已经长大了,已经是个真正的男子汉,或许离开萧门,对他也是一件好事。在外面,他可以得到历练,真正的成长起来,就算要吃点苦,受点伤,也没有什么。”

看着站起的云澈,和他身后庞大无比的巨型炎龙,妖人的心中不受控制的冒出一个念想他不会慢慢的把这只炎龙全部吃下去,化作自己的力量吧?

萧泠汐依然在呜呜的哭泣,听着萧烈的话,她用力的点着头,然后一点点的抹掉着脸上的泪珠。但心中的奔涌的思念和钻心的痛苦却无法平息

夏倾月眸光一颤,飞身追了上去,落在夏元霸的前方,夏元霸停住脚步,双手挡在身前,用嘶哑的声音大吼道:“不要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

凌杰吸了口气,有些支吾的道:“老大,有一件事额我说了之后,你千万不要动气那一定不会是公主姐姐的本意那个公主姐姐她她她马上就要和焚绝城成婚了”

宫女说完之后,苍月的神情一片平静,她点了点头,淡淡的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等等!婚期定下的事,我父皇知道了吗?”

苏横岳向苏浩宇传音道:“浩宇,找个借口,给我狠狠的教训一下这小子!就算失手打死了也没关系!”

因为这个云澈还要抢他少门主的婚!!

“你的父亲,名为云轻鸿,我虽然已是数百岁,但却也只有你父亲一个儿子,他的天资还算不错,和我一样觉醒了青色玄罡。你的母亲,名为慕雨柔,是同为妖皇守护家族穆家主宰之女。十二守护家族虽都是为守护妖皇一族而存在,但互相之间也并非没有隔阂,我们云氏家族与穆氏家族的关系一直都是最好,你的父亲母亲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百年前,我孤身离开幻妖界时,他们才刚刚成婚。”

“前辈,我有一件事想要询问。”云澈的内心泛起了波澜,声音之中,也带了些微无法压下的期待与紧张:“你听说过沧云大6吗?”

那么,他的师父或许也因为时间的逆流,而依然存在着!毕竟,苏苓儿十岁的时候,他才十二岁,那时的他,还正跟着师父浪迹天涯!

“这个云澈,简直牛逼到了没天理!估计是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这才灭了他!”

天剑山庄,御剑台下。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chyna电影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